欧洲文明研究院

 
旧版入口 | English

 首页  研究院概况  学术研究  研究院刊物  资料中心  人才培养 
热点文章
No content.
书评书讯
Position: 首页 > 资料中心 > 书评书讯 > Content
20世纪晚期美国人对中国人批评传教运动的回应——以《召唤——个在中国的美国传教士》为个案
2018-11-28 10:19 陶小路 

 
   摘要:在美国对华传教运动的研究中,中国人的批评是否会引起美国人的反响,通常是被忽视的问题。美国著名作家约翰•赫西的长篇小说《召唤——一个在中国的美国传教士》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中国人对传教士批评的影响,这种批评使小说认识并叙述了传教士与帝国主义对华扩张的关联性、传教士事业与国民党政权的亲密关系以及传教士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但小说并没有全盘接受中国人对传教运动过于简单化的批评,而是认为传教士来华有强烈的宗教原因,在传教生涯也有反对帝国主义如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一面,传教士与国民党是渐行渐远,与中共也有合作的一面。总的说来,这部作品有助于中国人了解美国人心目中的对华传教运动。

关键词:美国传教士  《召唤》  赫西  大卫  帝国主义


在中美关系史研究中,如何评价数以万计的美国来华传教士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在中国大陆的大众记忆中,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传教士一直被看成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一个符号。笔者关注的问题是,中国人对传教士的评价,是否引起美国人的关注?如果有的话,他们对这些说法又作何反应?显然,有些美国人是关注的,特别是那些传教士的后代,美国著名作家约翰•赫西(John Hersey)就是其中之_。①
赫西的父母韩慕儒(Roscoe Hersey)夫妇是美国基督教青年会派驻天津的传教士。他本人在天津出生,12岁回到美国读书,耶鲁大学毕业后又到剑桥大学深造,毕业后成为具有世界影响的《时代》周刊记者。1939年赫西被派往重庆当中国战区的记者。1946年美国调停国共冲突时,他也来过中国。②他后来成为作家曾担任美国作家联盟主席。这个传教士的后代1985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召唤:一个在中国的美国传教士》(以下简称《召唤》),是一部贯穿晚清、民国和新中国初期历史,迄今为止篇幅最长、人物最多的传教士故事代表作,引起美国学术界和宗教界的广泛关注。

1981年赫西曾受中国国务院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的邀请访问北京及天津,故地重游就是为写作此书做准备。他说:“自从我上次旅行(1940年代末)到这里,历史把许多事情彻底翻了个个儿。”③

在历史书中传教士曾经有相当坏的名声。长时间以来,中国人叫他们‘帝国主义的走狗’,许多美国人充其量叫他们是‘文化帝国主义者’。④但赫西认为“我的父母出发时对中国一无所知,但他们渐渐热爱起这个国家和这些人民来”。韩慕儒是因为坐着骡车到灾区救灾,感染了流行性脑炎后不得不回美国的。赫西评价其父:“我父亲给中国人民贡献了20年的时光,最终献出了自己的健康和—生。”⑤在小说中,他依据自己父亲和其他5个著名传教士的事迹塑造了小说主人公大卫•特立达珀(以下简称大卫)这样一个新教传教士。



①约翰•赫西(1914—1993),美国著名作家,新闻记者,曾获得普利策奖等多种奖项,被认为是美国新新闻主义最早的实践者,把新闻报道中讲故事技巧应用到非虚构事件的写作中。赫西一生出版25本小说,其中《一块鹅卵石》《白莲花》等都是关于中国的。
②John Hersey“Homecoming I,A Posting to Tientsin,”,The New Yorker,May 1982,p.49.
③Donald MacInnis“The Call:An American Missionary in China,”,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no.11,1987,pp.44—45.
④John Hersey “Homecoming II, A Posting to Tientsin, ”The New Yorker, May 1982, p.46.
⑤John Hersey “Homecoming II, A Posting to Tientsin, ” The New Yorker, May 1982, p.46.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上一条:岑仲勉与隋书的校勘和订补
下一条:2018年上半年中国史学科书讯
关闭窗口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
电话:022-23766193  022-23766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