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文明研究院

 
旧版入口 | English

 首页  研究院概况  学术研究  研究院刊物  资料中心  人才培养 
热点文章
No content.
书评书讯
Position: 首页 > 资料中心 > 书评书讯 > Content
建构中国本位的历史发展体系———读赵轶峰《明清帝制农商社会研究(初编)》
2018-11-28 10:37 高寿仙 


   摘要:赵轶峰先生新近出版的《明清帝制农商社会研究(初编)》,对“西方中心主义”历史观进行了深刻批评,力图从真正的“本土”视角出发,呈现和阐释中国文明、文化、社会共同体的结构模式与演进历程,提出“明清帝制农商社会”这样一个统摄性概念,并围绕这个概念对明清时期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变化情况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分析,充分展示了“大历史”的活力和魅力。此书的出版,将会进一步激发学界对于“大历史”的关注和兴趣,推动对于中国历史独特发展道路的探索与讨论。

关键词:明清时期;帝制农商社会;大历史观;本土视角;西方中心主义


一、“大历史”不该萎缩

当今历史学早已丧失“显学”地位,但若论研究人员和成果数量,恐怕还要远多于“显学”时代。单是明清史领域,每年发表的论著就难以计数,令人颇有目不暇接之感。就笔者的阅读经验,深感明清史研究在广度和深度上都进展很快,优秀成果层出不穷,或资料翔实、考证精审,或视角新颖、分析细致。然而读的多了,也不免产生一丝遗憾,就是觉得学者大多选定一块土地深耕易耨,心无旁骛,对“大历史”关注不够,以致扎实厚重的成果相对较多,而具有思想穿透力的成果相对匮乏,难以形成广受关注的学术焦点和热点。赵轶峰先生新近出版的《明清帝制农商社会研究(初编)》,从长时段视角勾勒了中华文明演进的基本轨迹,重点考察了明清时代各个方面发生的变化,充分展示了“大历史”的活力和魅力。

事实上,在20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包括明清史在内的中国古代史研究,其主流都是围绕一些宏大问题展开的。20世纪30年代,围绕中国社会性质问题爆发了“社会史大论战”,论战主题包括中国历史上有无奴隶社会、怎样理解“亚细亚生产方式”、中国封建社会起讫时间和特征、中国发展道路是否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相同等问题①。这场论战尽管没有也不可能达成一致认识,但更新了中国史研究的视域和方法,发掘了大量过去不被注意的史料,揭示了许多过去没有意识到的史实,对此后的中国史研究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古代史研究的核心问题被称为“五朵金花”,其中的中国古代史分期、中国封建土地所有制形式、中国资本主义萌芽问题,都是从“社会史大论战”延续生发而来的②。相关讨论在五六十年代臻于鼎盛,后因“文革”爆发而陷入沉寂。到改革开放初期,这些问题再次受到学界关注,发表了一批引人注目的成果,有些延续并深化了传统研究思路,有些另辟蹊径提出新的解释。当时学术的复兴和思想的活跃,给初入史海的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③。



①参看高军编:《中国社会性质问题论战(资料选辑)》,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罗新慧:《〈读书杂志〉与社会史大论战》,《史学史研究》2003年第2期,第51~57页。
②参看王学典:《五朵金花:意识形态语境中的学术论战,《文史知识》2002年第1期,第4~14页。相关论战的梗概,参看《历史研究》编辑部编《建国以来史学理论问题讨论举要》(济南:齐鲁书社1983年版),所收录的相关综述文章。
③我对其中两本书至今记忆犹新:一是许涤新、吴承明主编的《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史》第1卷《中国资本主义的萌芽》(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它使我对明清社会经济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一是金观涛、刘青峰合著的《兴盛与危机———论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长沙:湖南人民出版1984年版),它对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延续的宏大解释使我感到耳目一新。

 

 下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上一条: 评阿方斯·多普施《欧洲文明的经济与社会基础》
下一条:岑仲勉与隋书的校勘和订补
关闭窗口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
电话:022-23766193  022-23766203